中新社東京9月25日電 (記者 王健)日本秋季的臨時國會在即,“開賭”或成為其間一個特異話題。
  按在野黨方面此前放話,有意在解禁集體自衛權等議題上再度向安倍內閣叫板;而安倍本人則早早轉移話題,將臨時國會定位於“地方創生國會”,即如何搞活地方經濟。而這“搞活”中的一大奇招,便是要打開日本不得開設賭場的“禁區”。
  去年年底,日本自民黨等黨派議員向國會提交法案,要求政府主導開設以賭場為核心的綜合觀光度假設施。安倍本人更是將此直呼為其經濟增長戰略的“眼珠”。
  此間業內人士估計,鑒於目前自民黨的“獨大”態勢,加之安倍本人的強烈意欲,該法案當會在此次臨時國會期間獲得通過。
  其實,由於蘊含可觀的潛在財源,“開賭”之聲在日本已鬧騰了多年。但先前一直是“只聞樓梯響”。而在安倍內閣的此番力挺之下,其步伐頓然加速。今年5月,安倍高調視察新加坡的著名賭場設施;6月,在日本內閣通過的經濟增長戰略中,明確列入推進“開賭”考量;7月中旬,內閣官房宣佈就此設立專門的研究團隊。
  充任日本高層“開賭”智囊多年的相關法律專家美原融教授,日前在日本記者中心接受採訪時透露,按相關程序設想,政府方面將在明年為此創設專門機構,徵募有意於此的地方公共團體方案;之後一兩年內指定相關區域,2017年或可公開招募業者,締結招商開發協議等;到2020年可望正式開張。
  目前日本的“準博彩業”,主要體現在遍佈日本各地的大約15000家彈子機房,一年大概有2.5兆日元的市場規模。而日本發行彩票的收益,則為每年約6000億日元。由此可見,一旦正式“開賭”,其潛在經濟效益無疑十分可觀。
  “開賭”風聲正勁,引得日本不少地方自治體垂涎這塊經濟“蛋糕”,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,早已開始水面下的角逐。與此同時,對此表示憂慮的聲音也十分強烈:一是擔心其助長洗錢等黑道犯罪行為;二是擔心其敗壞社會空氣,並誘發涉賭者的“賭博依存症”。由日本律師界和市民團體人士在今年4月份結成的反對組織,便強調目睹因涉賭行為大量負債,導致失去工作和家人的悲慘事實,表示將在全國各地展開反對行動。也有民間非正式調查數據顯示,日本自認有“賭博依存”傾向者的比例,竟比世界通常比例高出數倍之多。
  美原融教授稱,政府方面對此類“副作用”肯定會有應對預案,比如導入博彩業發達國家的成熟法規,並明確財源支出以應對“依存症”問題等。而對於賭場的犯罪防範,政府更會全面介入,導入最新技術手段,嚴禁“來歷不明者”,確保賭場成為安全空間。
  對於日本“開賭”是否主要瞄準外國游客的“錢袋子”,以及此舉會誘致何等規模的海外資金流入,這位專家似乎有些“王顧左右”,指此系政府方面考慮的事情,並辯解稱,日本賭場的運營模式會與許多國家和地區不同,主要依賴國內客源,屆時多數賭客會是日本人;而賭場數量也肯定有限制,且主要面對富裕階層。
  但他同時認為,日本目前尚無此類超大型娛樂休閑綜合設施,若能由此實現,可讓大城市更具魅力,吸引外國游客。2020年東京奧運會期間,約有300萬外國人會集中在幾周內進入日本,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,也是政府展示日本變化的“一張牌”。(完)  (原標題:日本上下摩拳擦掌謀“開賭” 安倍謀求賭場經濟)
創作者介紹

1111

mk44mkmcm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